腐文屋

分卷阅读138
章节错误/点此举报

小贴士: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,无需注册
    魔王的子宫 作者:九岚

    分卷阅读138

    魔王的子宫 作者:九岚

    分卷阅读138

    亞萊蒂原以為畢斯帝會直接帶她回去,卻沒想到男人橫跨大半個校園,來到體育館。

    「怎麼了?」在被畢斯帝放下來時她不禁詢問,環看四周,大體上還是和昨天差不了多少,地上有少許血跡,仔細觀察的話還有乾涸的白色痕跡,不知道是什麼留下的。

    「我也和妳一樣被停學了,到下個嘉年華為止一週。」畢斯帝朝空中嗅了嗅,「理由是昨天那些被我揍的小子沒有回家,他們把這怪到我頭上。」

    「傷得那麼重嗎?」

    「傻瓜,那些崽子們好歹是我帶出來的,沒有弱到吃了我一擊就再也站不起來的程度。」言及此,畢斯帝眉頭緊蹙,「在那之後應該發生了什麼其他的事……」

    他持續嗅著,像一條敏銳的獵犬,亞萊蒂倒是聞不出來有什麼異狀,卻見畢斯帝向前走去,趴到地板上,手指劃過那些白痕跡,湊到鼻前嗅聞。

    「那是什麼?」

    「不知道,有點像男人的臭精液。」畢斯帝又專心嗅了幾下,「……但是裡面摻了別的味道……我以前沒聞過,有聞過也沒記住。」

    「每次看到你,都覺得你越來越像狗。」亞萊蒂淡淡評論,男人回頭瞪了她一眼。

    「我在幹正經事的時候別和我開玩笑!女人!」

    「我沒有開玩笑。」

    畢斯帝頓時感到惱怒,又同時覺得有點好笑,過去從來沒有人敢在他心情不好的時候用這種語氣和他說話,而亞萊蒂·艾凡西斯與其說是不愛開玩笑,根本是完全沒有幽默感,也許她只是單純陳述自己的想法,但說話的時機完全不對。

    「老子可以原諒妳。」畢斯帝將沾著白粉的手指向前一伸,「只要妳把這個給舔了。」

    話才說完,亞萊蒂就含了上來,平淡的臉色沒有一點屈辱或示好,直接而爽快的態度再次正中畢斯帝的心。他慢慢將手指抽出,在柔軟的軟唇邊停留。

    「怎麼樣?什麼味道?有沒有想到什麼?」

    「……苦的。」少女皺起眉,低頭思索,半晌,她才遲疑開口,「奇路……斯?」

    「嘖!」聽見那個名字,畢斯帝的臉色一沉,「是那廢蟲的精液?妳吃過?」

    「不知道,沒吃過。」亞萊蒂搖搖頭,「但是突然想到他。」

    「哼!是女人的直覺?」

    「是我的直覺。」

    亞萊蒂的回答讓畢斯帝哈哈大笑。

    大手掐住小臉的下顎,他俯身親吻少女的雙唇,粗暴的舌頭長驅直入,蠻橫攪進她柔軟的口腔,橫掃小巧的貝齒和敏感的軟顎,他聽見亞萊蒂難受的輕吟,少女幾乎是踮起腳尖,半個人攀在他身上,才能勉強迎合他的強吻,這讓畢斯帝產生些許滿足的快感。

    他抽回舌頭,透明的銀絲牽著他們的唇瓣,垂滴在少女的胸口。

    「我喜歡。」他邪笑,拇指一抹嘴角,「就相信妳的直覺吧,反正我倆都被停學了,明天一早跟我出門,我要從奇路斯那廢蟲那裡要回我的小弟!」

    「奇路斯沒有那種力量……」

    「哼!難說呢!」畢斯帝將書包往肩上一甩就大步往外走。

    在心底,他卻不得不承認亞萊蒂說得有理,奇路斯·克里尼斯儘管有著一身素質不錯的肌肉和高大的身材,卻是一個完全沒有勇氣去攻擊別人的廢物,即使他的小弟們都受傷了,那個中看不中用的軟弱男人也絕對沒有能力一次綁架他們所有人。

    只是,昨天下午拼命按著胸口的奇路斯讓他很在意。

    那種異樣的感覺並不屬於人類,他不是沒見過奇路斯的魔法,那並不是魔法。

    無論如何,所有推測也只待明早再去究實。此次停學,今晚必定會有電話打到以賽德家去,十有八九又是一場避免不了的家庭風波。先把家裡人給打發了,再來專心尋找失蹤的小弟們也不遲。想著,畢斯帝停下腳步,回頭,視線停留在亞萊蒂·艾凡西斯的臉龐,少女柔軟水嫩的紅唇還沾著屬於自己的唾液,這令他心情大好。

    不知道是否巧合,優等生的亞萊蒂·艾凡西斯和自己竟同時停學了,就算這幾天真的無事可做,和她待在一起必定也是很愉快的事吧。

    (待續)

    ====================

    赫然發現人氣破三萬了w

    今天雙更慶祝~

    九十七、似曾相識的來客

    對於即將展開的停學生活,畢斯帝的心情似乎不錯。

    在回家以前他們一起去了趟超市挑晚餐燉菜的食材,亞萊蒂是第一次挑選生鮮,畢斯帝教了她許多選菜的常識,說以後有機會要教她怎麼下廚。

    這是個不錯的提案,至少對目前手頭現金越來越少的亞萊蒂而言,能夠自己下廚勢必會比外食要節省得多。只是,從小到大她的三餐不是外食就是家中聘用的大廚做的高級料理,唯一知道的家常菜也只有威斯林格來訪時給她煮的那幾道,亞萊蒂雖然對料理的好壞優劣有十足的判斷品味,她的料理能力卻只能用「壞滅性」來形容。

    回到家不出三十分鐘,她就被畢斯帝從廚房趕了出去,窩在客廳的沙發上跟狗玩。

    燉菜的香味已經慢慢從廚房飄出來,亞萊蒂抱著猛搖尾巴的莉莉絲在廚房門口觀望,雖然說是抱著,但莉莉絲的身軀十分龐大,兩隻後腿還站在地上,亞萊蒂只能抱著他的上半身。一人一狗等待的模樣令人心生憐愛,畢斯帝將火轉小,洗了手後上前吻她。

    她已經換下制服,身上穿著白色短T恤和灰色小熱褲,性感之餘又充滿居家的親密感,讓畢斯帝頓時有種兩人已經結為夫妻的錯覺。他的大手滑入T恤下襬,順著光滑的背脊向上撫摸,解開內衣的扣子。亞萊蒂試圖別開頭,畢斯帝端回她的下巴繼續親吻。

    「嗚嗚……嗷嗚嗚……」

    可憐的哀號從兩人中間傳來,他們不約而同往下看,只見被夾在中間的大白熊犬別著頭,發出尷尬又哀淒的求饒聲,這讓畢斯帝不禁失笑。

    「把狗放下吧。」

    「不去房間嗎?」

    「在這裡就可以。」男人的嗓音醇厚性感,「這裡是只有我們兩個人的家啊。」

    家,那對亞萊蒂·艾凡西斯而言是個陌生又熟悉的字彙。她鬆了手,莉莉絲立刻識相地一溜煙逃回客廳。見礙事的傢伙離開,畢斯帝的大手伸進鬆脫的胸罩下,揉捏少女軟嫩的乳,強壯的臂攬著她柔軟的水蛇腰。他像個野獸嗅聞她的體香,順著頸側一路向下,牙齒咬上她的鎖骨,舌頭向下探進乳溝,她的味道令他無比陶醉。

    「汪汪!汪汪汪!汪!」

    大好氣氛被莉莉絲的吠叫打斷,畢斯帝嘖了一聲,往走廊上探頭,只見大白熊犬正對著門口狂吠,兩秒之後,門鈴聲便響起。

    「該死……!」對來者大概心裏有數,畢斯帝一聲低咒,推開懷裡的少女。

    「是誰?」

    「老家的人,大概。」男人的眉頭緊擰,「妳去把奶罩穿好。」

    明明嘴上這麼命令,他卻一把扯下她的胸罩用力往牆角扔,亞萊蒂不明所以,她前去撿拾自己的內衣,聽見身後傳來碰的聲響,回頭一看,廚房的門已經鎖上了。

    *

    才拉開家裡的大門,就見一個穿著體面的襯衫男拎著一袋啤酒,苦笑。

    「是你啊。」畢斯帝在心底稍微鬆了口氣,側身讓路,「進來吧,是要講停學的事吧?」

    「是啊,你大姊氣炸了,吼著叫我過來跟你談談。」男人走進門,顧慮地看了守在門邊的大型犬一眼,「你什麼時候養狗了?這麼大隻,是最近領養的?」

    「女人寄放的。」畢斯帝回答,將散落沙發的抱枕扔到角落,清出兩個位置,「坐啊。」

    即使年長了整整一輪,身材也還算結實,男人的身材與龐大的畢斯帝相比卻可以算是嬌小,他將啤酒放在桌上,不自在地看著大白熊犬蹦蹦跳跳地離開客廳,又四處張望了幾秒,這才想起原來的目的,於是拿出袋裡的啤酒,遞給畢斯帝一瓶。

    「總之,想說的話有很多,我們先喝吧。」

    他倆在僵硬的氣氛中碰杯,在沉默中喝酒,這個男人總是如此,只要他被那不可理喻的蠻橫妻子逼著來找畢斯帝,他總是會帶酒過來,或許是覺得小酌幾杯就能夠敞開心胸,但他不在意畢斯帝是否未成年飲酒,努力想與他平等對談的態度,畢斯帝卻不討厭。

    「畢斯帝,這次停學又是因為出手打架嗎?」微醺的酒意開始湧上,男人判斷這是開始談話的好時機,問,「這次是因為什麼原因?」

    「啊啊、不是跟校外鬥毆,只是教訓小弟,我的女人給動了,不生氣怎麼行?」畢斯帝低聲回答,又仰頭灌了口酒,「小弟們晚上沒回家,他們嫁禍是我幹的。」

    「這樣啊……當老大也有當老大的辛苦呢。」男人垂著頭,沉默了幾秒,又問,「當初是怎麼會開始想當老大的?」

    「又不是我想當才當的,我從小就習慣打架,打久了就湊過來一堆小弟……」

    「和你母親那件事有關嗎?」

    男人的提問讓畢斯帝沉默了。

    十歲以前,身為以賽德財團的么子,儘管性格衝動暴烈,他一直努力扮演家人所期望的樣子。他不擅學習,卻加倍努力,總是用功讀到深夜。又因為與身板偏小的以賽德家人不同,他從小就長得特別高大,因此時時刻刻都在注意自己的舉止行為有沒有給人壓迫感。

    十歲那年,母親因過勞而去世了。

    她是個精明能幹的女人,自從父親有了外遇後,為了排解憂傷,她用工作將自己全然埋沒,但她的身體終於承受不了負荷,在一天深夜裡心肌梗塞,死在自己的辦公桌前。她的葬禮才剛辦完幾天,父親就將外遇的對象迎娶進門。

    那個時期,以賽德家鬧得不可開交。已經繼承部分財團事業的哥哥姊姊們為表達抗議紛紛搬出家裡,而他的繼母表面上溫柔,私底下卻對他極盡苛刻,年幼的畢斯帝逐漸不知道自己還要扮演什麼樣的角色取悅誰,他開始放縱自己的本性,動不動就開揍,也與校內外的不良少年集團槓上,他把他們全數擊敗,站上頂點的位置,在那裡找到了對自己的認同感。

    說是母親的死造成的,其實也說不太上;說完全無關,又是騙人的。

    「也許吧。」畢斯帝搖搖手中的啤酒罐,哼笑,「但是大部分都是我自己搞出來的。」

    「我大概也懂那種感覺吧。我的母親也是這樣……和父親離婚後,為了獨自養育我和哥哥,積勞成疾病死。」男人一聲長嘆,「有段時間我覺得就要撐不住,所以放縱自己做了許多荒唐的事,以為自己會因此找到認同感,但是……」

    「但是你失敗了,所以變成現在這麼死板的樣子?」畢斯帝為他接了話,男人笑了。

    「不是,因為我後來想開了,不能成為像父親那樣的人,母親要是知道了,想必會很難過吧。」他又啜了口啤酒,「雖然我不會說你現在過得不好,但是你母親要是知道你經常打架,一定也會為你擔心吧。」

    「……自動找上來的碴,忍下去怎麼行?」畢斯帝眉頭緊蹙,「我的女人可是被……」

    他回頭,卻因眼前的景象而一愣。

    亞萊蒂·艾凡西斯就抱著大白熊犬站在沙發邊,安靜地望著他們。

    「妳怎麼出來的?」他詫異地問,男人順著畢斯帝的視線望過去,也愣了一下。

    「莉莉絲幫我開的門。」

    「畢斯帝,這位是……」

    「啊啊……」惱怒地拍上腦袋,畢斯帝低語,「是我的女人,現在和我同居。」

    「我不是你的女人,只是借住你的空房間。」亞萊蒂回答得很快,注意到向自己投來的視線,她看向那個來訪的客人。

    那人有著一頭褐色的髮,俊美的臉龐,衣服穿得體面整潔,細框眼鏡下方那雙墨綠色的眼睛直勾勾地盯著亞萊蒂的銀髮,直到被畢斯帝喚回神。

    「幹什麼?我知道她很辣,但是不准一直盯著看。」說著,畢斯帝拍拍自己的大腿,「女人!坐過來!我給妳介紹我姊夫。」

    亞萊蒂彎身放下愛犬,繞過矮桌走到畢斯帝身邊,乖巧地坐進他的懷中,男人粗壯的臂立刻牢牢將她固住。她倒也不抗拒,仰頭靠上男人的胸膛,望向那個所謂的姊夫。

    「你好,我是羅倫。」那男人率先釋出善意,「我是畢斯帝他大姊的丈夫。」

    「亞萊蒂。」少女回答得簡潔,這讓羅倫有些尷尬。

    「這女人除了罵人以外,說話都很省字。」說著,畢斯帝彎身在少女的耳側落下一吻,「因為是這種個性,所以這幾天好像被很多人給盯上,要是我沒保護她,她的輪姦無碼片八成已經在色情網站上傳開了吧。」

    「是……這樣啊……」羅倫心中再次為青少年社會化的複雜度感到驚嘆,「這麼說的話,這次你打架反而算是做了件好事呢。」

    「就是這樣,你就這樣跟我大姊說吧。」畢斯帝一把捏皺手中的空罐,打了個酒嗝,「男人為了保護自己重要的東西也有不得不出手的時候。」

    「呃……我會被你姊給罵死的。」男人苦惱地皺眉,「就沒有別的說法能讓我交差?」

    「煩啊!停學有什麼大不了的?」畢斯帝的臉色一沉,「這個女人被凌辱到那種地步,那些人渣不過家裡有幾個錢,竟然沒受到一點懲罰!學校為了把事情擋住,還把這個女人也停學了,她打架了嗎?她犯罪了嗎?停學只是學校搞我們的手段罷了!」

    「呃……你這麼說的話我又更難向你姊姊解釋了。」羅倫苦笑,「不過亞萊蒂看起來這麼乖巧,竟然會被欺負,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情嗎?」

    「一點無聊的誤會。」少女冷淡地回答。

    「妳都不會覺得生氣或不甘心嗎?聽畢斯帝的說法,妳應該遭到很過分的對待吧?」

    「我沒有感覺。」

    她的回答讓羅倫發愣。畢斯帝國中時結交的女朋友們雖然個性也奇怪,卻也沒有像眼前的少女怪到這等地步,至少,亞萊蒂在羅倫的第一印象而言,不是畢斯帝會喜歡的類型。

    「咳……」羅倫清清喉嚨,轉移話題,「你們什麼時候開始同居的?」

    「昨天晚上。」畢斯帝順手指向還放在客廳角落的行李箱,「她今天早上才搬進來。」

    「真的?妳的父母同意這件事?」

    「我沒有母親。」亞萊蒂抿了下唇,「至於父親,他不需要知道。」

    「這個……寶貝女兒和別的男人同居,做父親的怎麼說都會擔心吧。」羅倫苦笑著聳肩,「是不是再和他溝通一下會比較好?至少報個平安。」

    「我離家已經一星期,他沒有打過電話。」亞萊蒂冷冷瞇起眼,「只有在那個人方便的時候我才是他的『寶貝女兒』,其他時間就只是道具而已,對這樣的人有什麼能溝通的?」

    「這……」

    「好了,別讓她說了,她的家裡好像也是一坨屎,不然怎麼會連狗都寄過來?」畢斯帝低聲哼笑,手指輕輕撫弄懷裡少女的長髮,「羅倫,要不要留下來吃飯?」

    「不……你姊姊還在家裡等我開飯。」羅倫低頭看了眼時間,「我也差不多該走了,有什麼事情就到樓上找我們,你姊姊雖然是那種脾氣,也是因為擔心你才生氣的。」

    「那個囉嗦女。」畢斯帝低聲抱怨,羅倫只能苦笑。

    他站起身,畢斯帝也起身送他到門口,亞萊蒂跟在他的身旁,門關上前,羅倫又一次鄭重道別,視線也望向亞萊蒂。

    「今天很高興認識妳,亞萊蒂。」羅倫微笑,「畢斯帝就麻煩妳照顧了。」

    「白癡!現在可是我在照顧她。」畢斯帝說著,大手攬過少女的腰。

    「嗯……你們兩個開心就好。」男人彎下身與少女平視,「對了……我一直有點想問,亞萊蒂,我們以前是不是有在哪裡見過?我覺得妳看起來有點眼熟……」

    「不知道。」亞萊蒂淡淡答道,「我不會去記無關緊要的人的臉。」

    「呃……嗯……這樣啊……說得也是……人都是這樣的呢……」被這無比冰冷的回答刺傷,羅倫尷尬地苦笑,「那,我們下次再見吧。保重,畢斯帝。」

    「啊啊、你也是。」

    他們目送羅倫遠去,這才關上大門。

    分卷阅读138

    分卷阅读138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