腐文屋

第九二四章 参选
章节错误/点此举报

小贴士: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,无需注册
    克斯玛帝国 作者:三脚架

    第九二四章 参选

    在杜林催促了两次,并且告诉他因为他犹豫的这段时间里自己损失了很多钱之后,梅林才笑着说出了一个数字——两百万。

    两百万不是一笔小数目,哪怕人们现在的收入提高了很多,两百万也是一个天文数字,这可能需要一个中产阶级家庭在维持必要的开支之后,干一百多年才能够攒下这么多钱。可要说多,对于那些企业家来说,这可能就是一年的利润,当然西部的矿主对此表示不屑,挖半年土就有这么多钱了。

    杜林没有立刻答应,他对着远处的迪妮莎招了招手,小姑娘立刻颠颠的跑了过来。自从她们成为了家主之后,希尔家的生杀大权都掌握在她们姐妹两人的手里,有一种扬眉吐气的感觉。虽然觉得杜林有些做法稍微过分了一点,可在掌握了家族权力之后,迪妮莎逐渐的也开始适应在某方面变得冷酷无情。毕竟屁股决定脑袋,当她需要为整个家族每一个成员负责的时候,当她需要面对几百年的家族荣耀的时候。

    一点点个人的得失,又算的了什么?

    她终于明白为什么每一个家族,总需要有些人“为”家族去牺牲了,不是家族放弃了他们,是他们放弃了家族!

    “boss!”

    “梅林要收购一个机械厂做农用机械,这段时间你在这边帮他把公司筹建起来。”,杜林安排了一下,迪妮莎虽然一直在银行工作,可正是因为这份工作,让她与各行各业都有一定的关系,也有足够的了解。梅林没有干过企业,贸然的开个公司不一定……不,是肯定会面临很多的麻烦。他可没有时间天天帮助梅林解决这些麻烦,不如一把交给迪妮莎。

    虽然说最好的方式莫过于让梅林自己去摔跤,去摸爬滚打然后成熟起来,成为一名合格的商人——这是普通人的做法。以杜林目前的权势和财富,完全可以不在意这方面的问题,成熟的团队会为梅林解决好所有的麻烦。哪怕他失败了,那也不是问题,和钱有关系的问题从来都不是问题。杜林目前的财力完全足够支持的起梅林一边做一边犯错,了不起重头再来,反正他有的就是钱。

    对于自己的这些兄弟姐妹们,杜林能够帮助到他们的地方,都尽可能的给予他们帮助。但是帮助也绝对不是永远的,也不是全方位的,毕竟他们是兄弟姐妹,他不是他们的父亲,他不可能管他们一辈子。能够做好,那就最好,做不好或许当一个富有的闲人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,当然杜林更希望他们能够独立发展。这看上去非常的矛盾,但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了。

    这些人因他而荣耀,也有可能因他黯淡。

    随后杜林告诉他,晚些时候会把钱转入到他的银行账户中。

    打发了迪妮莎后杜林悄咪咪的告诫了梅林几句,既然已经决定结婚,那就不要闹出太难看的事情来,否则克斯玛先生会来揍他的。克斯玛先生已经向他抱怨了梅林上次就应该结婚的事情,听得出克斯玛先生对此十分的不满意。

    再次打发了梅林,布莱伦终于得到了机会,两人走进了教堂后的一个小房间,神父在得到了杜林两百块钱的捐款后非常满足的离开了,他还说他要把迷途的羔羊对主的感恩告知天主,最少一个小时之内不会过来,这是一个很知趣的神父。

    两人坐在了椅子上,布莱伦开口谈论起了一些比较私密的话题,“你知道吗,哈里完蛋了。”

    杜林突然间一愣,他还真不知道这件事,不由的好奇道,“他怎么了?前段时间我听说他还有机会,现在怎么会完蛋了?”

    布莱伦笑了笑,给了杜林一根烟,自己也点了一根,“内阁方面决定解除哈里目前的职务,委员会会议上,主席对哈里收受贿赂以及职务犯罪等事情非常的恼火,认为他抹黑了新党的正面形象,决定给他一定的惩罚,他被降级了,而且没有给出新的调动方案。”

    就目前帝国的整体而言,马格斯是帝国第一人,内阁的首相,掌握着整个国家的命运,那么排行在第二的就是新党委员会的主席,第三位则是鲍沃斯这位党鞭。现在马格斯没有表态,新党委员会主席和鲍沃斯都同意了对哈里的处置,其实就已经说明了马格斯通过沉默表现的态度,他也是同意委员会这么做的。否则的话他一定会为哈里兜住目前的局面,可他没有这样做,显然是打算放弃哈里。

    哈里的事情闹的的确比较大,作为一个旁观者杜林完全忘记了这其实都是他导演的一出好戏。在没有人知道的情况下,他现在就是一个观众。当初他被开除公职的同时,也因鲍沃斯的强烈要求被开除了新党党员的身份。马格斯那个时候也没有说话,这里面是不是有一些不为人知的肮脏黑幕杜林懒得去猜,显然是的有。

    现在哈里被放弃和他当初同出一辙,要说马格斯没有扮演什么角色,打死杜林都不会相信。搞不好这就是马格斯的意见,只是换了一个人去执行,往深处延伸,表面上马格斯和鲍沃斯之间的不和,会不会也是一种假象?如果马格斯真的和这个老头子势如水火,他必然会死保哈里确保自己在新党内的地位不会动摇,可他没有那么做,这就值得人回味了。

    新党内部的问题有一大堆,杜林加入的时间不长,也能够感觉到从上到下都存在一定的问题,哈里被放弃绝对不是个例,也不是孤立事件,这背后一定还有更深的缘由。

    杜林挑了挑眉梢没有说话,布莱伦笑了笑也没有在意,他继续说道,“我有一个不太成熟的想法,离下一次换届大选还有……十八个月,你觉得我是不是能够竞争一下州长的位置?”

    以前杜林没有走的时候布莱伦肯本就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,因为杜林是哈里的嫡系,也是马格斯的嫡系,无论他们怎么选也选不到他布莱伦的头上。但是现在杜林离开了,哈里完蛋了,奥迪斯市的新市长唯唯诺诺,到目前为止都没有什么拿得出手的亮眼成绩。相反的是他,在纳米林德斯开始走下坡路的时候力挽狂澜,直接大刀阔斧的改变了城市经济结构,让这座城市焕发出新的光芒,在州内淡论个人能力,他绝对是名列前茅。

    如果有人能够支持他,那么拿下州长的位置未必没有可能。一旦能够拿下州长这个位置,就意味着他真正的进入了政治舞台的中央,在新党内的坐席也会挪到会议桌边上,不会天天贴着墙坐了。

    整个家族都在开始考虑这件事是不是具有实施的可能,暗地中已经雇佣了一个竞选团队,开始制定竞选的策略。

    杜林的神情有些恍惚,他一直想着还有两年才换届大选,可今天布莱伦的一句话惊醒了他,离开下一次换届大选只剩下十八个月。

    突然间时间变得紧迫起来,就像是有人捏住了他的蛋蛋,让他有一种轻微的刺痛的肿胀感。

    他回过神来,抿着嘴考虑了片刻,说道,“这完全没有问题,这和我的利益并没有任何的冲突,不过我有一个想法……”

    两人在教堂内密谈了很久,外面的婚礼结束后人都散完了,到了下午一点多两个人才从教堂中出来。他们一起回到市中心吃了一点东西,然后杜林就回到了奥迪斯市。在和布莱伦讨论的过程中,他已经感觉到了自己前期的计划是成功的,至少把希尔家姐妹拉进自己的圈子里是正确的。

    他能够明显的感觉到布莱伦对自己的态度发生了变化,那是一种认同感,一种对等的姿态。在过去这是不可能存在的,即使当初布莱伦天天跟着他屁股后面参观奥迪斯市的发展,以学生的姿态来学习如何建设城市时,杜林都能够感觉到他虽然表现的很谦虚,但骨子里还是看不起自己的。

    现在,这种感觉没有了。

    和布莱伦的一次谈话让他联想到了恩斯特之前的急迫,杜林意识到自己在某些方面还没有扭转过来,或者说毕竟是人生的第一次,很多东西还没有经历过。幸好,这次和布莱伦的谈话让他明白了时间的紧迫性。

    回到房间里之后杜林就给凯文打了一个电话,当贱兮兮的声音响起时,杜林直接打断了他的废话,“你有认识的靠得住的竞选团队吗?”

    政治竞选其实是一种商业化的行为,简单一点来说就是花钱买认同感,从政客请工人吃鸡,到花钱请他们去某些小孩子不能去,只有成年人能去的地方搞成人之夜,其实这都可以看做是一种交易行为。

    前期交易,以及后期交易。

    所有涉及到交易的事情都会牵扯到法律,每一个竞选团队中都会有出色的律师团队,凯文作为司法业界最大的毒瘤,他应该认识靠得住的团队。

    凯文沉默了片刻,听筒里传来了关门的声音,片刻后他问道,“你打算参选吗?”

    第九二四章 参选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