腐文屋

第一百四十三章 扶风江湖(22)
章节错误/点此举报

小贴士: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,无需注册
    我的师父很多 作者:阎ZK

    第一百四十三章 扶风江湖(22)

    扶风郡。

    丹枫谷作乱一事,突兀而起,一日即达巅峰,却又在众人观望,以为尚有后来之事时候戛然而止,涉事之人,全部丧命,其中修为最高的两名四品高手,却都是死在了同一个名字之下。

    意难平。

    如今扶风江湖之上,已经不再有人将其视作是一个武者的姓名,而是一个新晋出现的江湖组织,先前杀官破寨之事只是闷雷阵阵,此次两名四品高手之死,则如春雷震九霄,骇地江湖中人心神涣散,引动了阵阵余波。

    纵然这件案子只在数日之后,便被其他消息掩盖下去,但是在江湖中影响,却如静水流深,一时难以消弭,甚至于有越来越大的迹象。

    扶风·道门分支。

    微明宗。

    一玉冠道人负剑,大步而入,似是心中有所思虑,眉头紧皱,两旁弟子见状,不敢打扰,只在数步之外行礼,目送其远去,直至身影不见了踪迹,方才微松口气,道:

    “执法师伯平日里便如同寒冰一般,望之不近人情,今日怎地更甚往日三分,只是看我一眼,我便要喘不过气来。”

    身旁师兄年长两岁,翻个白眼,道:

    “你哪次见到师伯,不是两股战战,说不出话?又岂是今日?”

    先前开口弟子挠了下后脑勺,讪讪而笑,不在言语。

    那师兄却微微皱眉,右手笼在袖袍之下,拇指飞快在手指指节处点动,如在计算什么,自心中呢喃道:

    “不过,今日里师伯步子确实要比往日里更快了三分。”

    “想来确实是有什么烦恼事情。”

    想了想,复又摇头,神态之上颇为洒脱,道:

    “不过,能够让师伯头痛之事,我知道了也只是平添烦恼。”

    “不如吃茶去。”

    拂袖摇头,眨眼间便已经去了十数米,轻身之术,精妙绝伦,方才开口那师弟直至此时方才回过神来,大声叫道:

    “慕师兄,你要去哪里?”

    “师伯不是说过,你若不把‘微明’练上三百遍,不准下山的吗?你给我回来……”

    “回来!”

    那少年声音不小,慕山雪却充耳不闻,姿态未变,速度却是更快,如同亡命奔逃一样,衣袂飞扬,眨眼间便不见了踪影,留下他师弟在后头,伸手看着师兄离开方向,风中凌乱。

    “师兄……你这般懒散,轻功怎么还能这么好……”

    “直如一只炸了毛的老仙鹤……”

    三清殿中。

    玉冠道人行礼之后,方才入内,在三清像下蒲团之上,盘坐了一位中年道长,身着墨蓝色道袍,黑发如墨,偏生两鬓斑白,手持拂尘,搭在右臂之上,双目微阖,呼吸平静缓和,显然是在入定当中。

    却在那玉冠道人踏步三尺之内时候,自然睁开双目,仿佛神而明之,未卜先知,道:

    “怎地如此着急?师弟,遇到了什么事情?”

    玉冠道人揖手一礼,道:

    “好教掌教师兄知道,进来江湖之上,多有风雨,先有邪派丹枫谷妄动,后有……”

    将这些日子里发生的事情全部都细细讲述了一遍。

    那掌教被这事情骇地目瞪口呆,他只是道家分支,一身修为,也不过才堪堪迈入了四品,方才志得意满两分。

    觉得天下虽大,宗师不出,自己也能稍微展开些手脚,却不曾想比自己还要强上些许的武者直接就死了两个,还是死在了一人手下,一时间瞠目结舌,呐呐道:

    “竟有这般大的事情,为兄,为兄怎么不知道?”

    玉冠道人站直了身子,冷笑道:

    “掌教师兄每日闭关,大门不出,二门不迈,自然是不知道的。”

    “还请师兄速速写信询问主脉玉竹峰,询问该如何自处……”

    掌教忙不迭地点头,玉冠道人看着自家师兄模样,心中一肚子气发不出来,只能憋着,抬眸看着外面长空,只觉得自己当年就应该学着师弟一般云游天下,潇洒自在去。

    可当年毕竟是师兄自山贼手中将自己救下,如何能够甩手而去?

    无奈叹息一声。

    当年还是师兄照顾自己,传授自己武功道法,现在倒是反了过来,数十年来,门派事宜皆是自己来管,人情事务,越发娴熟,师兄性情则是越发稚嫩,直如孩童。

    不过似乎也是因为这个,武功进境,一日千里。

    只可惜,这天下已经不再安稳,朝堂和江湖的矛盾,在之后的日子里,只怕会越来越大罢,师兄性子,也只适合山上苦修……

    玉冠道人神色不变,抬眸看着天空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,有白羽仙鹤振翅而飞。

    玉冠道人自三清殿中出来,于不远处看到了因为师兄再度溜掉而头痛不已的少年道士,踏步过去,微微皱眉,道:

    “慕山雪何在?”

    那弟子被吓了一大跳,回过身来,看到了如同煞神一般的师伯,小腿不由得一阵颤抖,好不容易方才说出来话,道:

    “他,他跑下山去了……”

    道人皱眉,未曾追求弟子失责一事,只是道:

    “等他回山,让他过来寻我。”

    次日,微明宗慕山雪,奉师命负剑下山,行走天下。

    山脚之下,一身白衣的青年挠了挠头。

    掂量了下瘦的可怜的荷包,叹息道:

    “苦也,苦也。”

    “既要令我行走江湖,怎地不能多给些银钱?”

    “师伯啊师伯,你难不成不知道,在山下没有银钱,可是寸步难行的啊。”

    青年浑然忘记了自己花钱大手大脚,将先前积蓄挥霍一空的事情,脚尖一点,身如柳絮轻扬,躺在了旁边驴子背上,双臂枕在脑后,翘起二郎腿,嘴里哼着走调的曲子。

    一人一剑一驴,晃晃悠悠朝着扶风郡城而去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一石激起千层浪,石渐沉底,波浪不休。

    平静的江湖之下,终究有暗流逐渐涌动,牵连各方势力。

    往日在这扶风郡中,朝堂江湖,各派制衡,如同僵局,十数年未曾有什么变化。

    可如今,只一个名字,两条性命,便令扶风江湖发生了显而易见的变化,击毙了两名一流高手的意难平如一块入水顽石,蛮横地将这潭死水搅浑,同时也多出三分生气。

    各地大道之上,背刀负剑之人,逐渐增加。

    扶风境内各派弟子,借此机会,渐入江湖。

    虽未明言,但是死于‘意难平’剑下者,尽数都是曾对无辜百姓下手之人。

    正道弟子于此自然乐见其成,颇为赞颂,而那些邪派子弟,此次下山,行走江湖之时也难免提心吊胆,多出了三分顾忌,未敢如过往那般肆无忌惮,对寻常百姓,也多有客气,否则谁知道何时便有一根青竹洞穿了自己喉咙,偶有醉酒时候,也曾胡思乱想,狴犴面具之下,会是如何面目,何方高人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少室山下。

    一道身着蓝衣的少年足尖轻点山岩,身躯腾空而上,短短时间,已经自绝壁一侧攀岩而上,其轻身腾挪之时,潇洒大气,所使的显然不是寻常武功,虽未曾纯熟,已显露出三分不凡来。

    临近峰顶时候,体内劲气有所不足,突清喝一声,右脚踩在岩壁上,闪现过些许电光,身形瞬间腾空数丈,落在了青石之上。

    鸿落羽略有诧异,道:

    “可以啊小子。”

    “有你师父我当年两分风姿……”

    ps:第二更……

    第一百四十三章 扶风江湖(22)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